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未来世界
嫡嫁千金

嫡嫁千金

作者:千山茶客 类别:未来世界 综合评分 100

薛家小姐,才貌双绝,十七嫁得顺心郎,恩爱有加合谐,三载相伴左右,郎君高中状元。夫荣妻不贵,他性贪爵禄,为做驸马,将她视为尚公主路上的绊脚石,藏尸灭嗣。娇纵公主站在她塌前讥笑:就是你容颜绝色,才学无双,终归而已个小吏的女儿,本宫碾死你——就跟碾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的!被污声名,锥刺股服毒自尽,幼弟为讨公道却被强权谋害,老父得此噩耗一病不起松手人寰。洪孝五十三年,燕京第一美人薛芳菲香消玉殒,于落入水中的首辅千金姜梨身体中重焕新生!踹迈入高门大户,秘事腌臜层出不绝。各路魑魅魑魅,牛鬼蛇神,她以牙还牙以眼还眼。曾柔软细腻心肠,而如今厉如日头热辣辣的照射着燕京大地,街边小贩都躲到树荫下,这样炎热的天气,大户人家的少爷小姐都不耐烦出门苦晒,唯有做苦力的长工穷人,挑着在井水里浸泡的冰凉的米酒,不辞劳苦的穿梭于各大赌坊茶苑,指望渴累了的人花五个铜板买上一碗,便能多买一袋米,多熬两锅粥,多扛三日的活路。。

第六章 猴子 2021-09-26




山路虽崎岖,山上松石深秀,茂林修竹,景色倒是很好。尤其是住持通明大师更是远近闻名。据说在松鹤寺祷告也十分灵验,因此许多人不惜跋山涉水来到鹤林寺,只为上一炷香。

五月,暮春刚过,天气便急不可待的炙热起来。

沈郎,她喊得如此亲密,薛芳菲喉头一甜,险些抑制不住,片刻后,她才淡道:“我正在等,等他亲口告诉我。”

永宁公主柳眉倒竖,跟着冷嘲道:“你清高又如何?日日在这里不曾出门,怕是不知道你父亲的消息,本宫特意来告诉你一声,你父亲如今已得知你败坏家门的事,也知你弟弟被强盗害死,生生被气死了!”

她们三人的声音虽然压低了,奈何夏日的午后太寂静,隔得又不远,便是一字一句,清清楚楚的传到了屋中里人的耳中。

“我是谁?”薛芳菲问。

这不是她的声音。

离鹤林寺不远,有一处庵堂。比起鹤林寺香客络绎不绝,这庵堂则就看起来冷冷清清,几乎空无一人。

屋中静寂了一会儿,美妇人温和的声音响起:“老爷最近公务繁忙,这些小事就不必叨扰他了,等空暇的时候,我亲自与他说吧。”

去年开春,沈玉容高中状元,策马游街,皇帝亲赐府邸牌匾,不久后被点任中书舍郎。九月,薛芳菲也怀了身孕,适逢沈母诞辰,双喜临门,沈家宴请宾客,邀请燕京贵人。

年轻女子衣装华贵,眉毛微微上挑,带出几分骄矜。目光落在薛芳菲手里的药碗上,面上浮起一个恍然的神情,笑道:“原来如此。”

紧接着,少女独有的娇俏声音响起:“管她做什么,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人,什么人家都敢攀扯。”

薛芳菲心中又生出一线希望,她高声叫道:“沈玉容!沈玉容,你这样对我,天理不容!沈玉容!”

“雨下的真大……”娇美少女看着窗外有些发呆。

世道就是这样,人走茶凉呢。

她成了姜梨。

姜二小姐姜梨五年前因犯错被送到庙里学规矩,五年来,姜家似乎都没这么个人。如今家中做主的是季淑然,姜家嫡出的千金小姐也就只剩下姜幼瑶一个。首辅大人正室嫡出的千金小姐,如今就快要熬不过这个夏日,而府上上上下下却无一人知道。

那一盆海棠,在她挣扎之际被碰倒,摔在地上落了个粉碎,花盆之中花泥泛着苦涩香气,枯萎的枝干跌落出来,描摹的彩绘残缺不堪。

少女虽有些不满,却没说什么,如意放下扇子。弯腰将桌上的果子酪端起,正要出门,自外头走进个穿绸布衣衫的嬷嬷,见了她,并未打招呼,直直的往美妇人身边走,显然是有急事。

  • watch
    放下碗&经不见 发表了帖子
    2021-09-25 12:32:39

    薛芳菲平静的放下碗,看着来人进了屋,两个身材粗壮的仆妇将门掩上,外头闲谈的丫鬟仆妇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只有寂静空气里传来的阵阵蝉鸣,焦躁的仿佛将要有什么事要发生。

  • watch
    桐乡只&薛母死 发表了帖子
    2021-09-25 03:56:51

    桐乡只是个襄阳城的小县,薛怀远是个小吏,薛芳菲母亲在生薛芳菲弟弟薛昭的时候难产去世。薛母死后,薛怀远没有再娶,家中人口简单,只有薛芳菲姐弟和父亲相依为命。

  • watch
    反而越&发病容 发表了帖子
    2021-09-24 11:11:44

    塌上,薛芳菲仰躺着,眼角泪痕半干。一张脸因为近来消瘦,不仅没有憔悴失色,反而越发病容楚楚,有种动魄惊心的清艳。

  • watch
    音虽然&字一句 发表了帖子
    2021-09-23 07:22:34

    她们三人的声音虽然压低了,奈何夏日的午后太寂静,隔得又不远,便是一字一句,清清楚楚的传到了屋中里人的耳中。

  • watch
    薛芳菲&手里的 发表了帖子
    2021-09-25 12:39:15

    年轻女子衣装华贵,眉毛微微上挑,带出几分骄矜。目光落在薛芳菲手里的药碗上,面上浮起一个恍然的神情,笑道:“原来如此。”

  • watch
    此消息&。 发表了帖子
    2021-09-23 03:26:00

    她闻此噩耗,不敢将此消息传回桐乡,强撑着一口气见了薛昭最后一面,替他办好后事,便病倒了,而后三个月,整整三个月,沈玉容没有来见她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