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未来世界
将门娇女之冷王悍妃

将门娇女之冷王悍妃

作者:二月清风 类别:未来世界 综合评分 100

这是个女汉子再次穿越成矫花,接着遇上个表里不一的小鲜肉一同三人组队杀怪的故事。蔚蓝前生是个铁骨铮铮战绩傲人的狙击手,再次穿越后成了将门女,扎眼看去身娇体柔易被推倒。可姜衍那个白切黑明白,这是个真汉子……【本文大权独揽,切勿细节考究,1V1,男强女强,结局HE,每天每天定时更新了。】特么的,BT猪虽然该死,可己方的疏漏也是半点不容推卸。。

第6章 蛛丝马迹 2021-10-01



将门娇女之冷王悍妃txt百度云  将门娇女之冷王悍妃下载  将门娇女之冷王悍妃完整版  将门娇女之冷王悍妃 小说  将门娇女之冷王悍妃txt  将门娇女之冷王悍妃txt下载  将门娇女之冷王悍妃全文免费阅读  


第7章 东西两院 第8章 刁奴杨氏 第9章 试探离间 第10章 缓兵之计 第11章 蔚蓝教弟 第12章 脑补真相 第13章 内宅之事 第14章 各自盘算 第15章 飞檐走壁 第16章 黑暗之中 第17章 麒麟隐魂 第18章 意料之外 第19章 虚虚实实 第20章 穿绿戴红 第21章 本性暴露 第22章 人心不足 第23章 撩拨挖坑 第24章 先埋半截 第25章 忠心自强 第26章 孔氏懵圈 第27章 欺软怕硬 关于首推 第28章 怪医圣手 第29章 倚红偎翠 第30章 至亲至疏 第31章 皇子封王 第32章 未婚夫婿 第33章 私库缚奴 第34章 睚眦刹雪 第35章 明暗之分 第36章 真假刹雪 第37章 忍冬送信 第38章 前尘旧事 第39九章 打点行囊 第40章 安抚人心 第41章 膈应孔氏 第42章 泰王到访 第43章 婆媳上门 第44章 正面交锋 第45章 以势压人 第46章 陈氏春香 第47章 算计落空 第48章 碧玉玉佩 第49章 抽丝剥茧 第50章 怒火焚心 第51章 流言四起 关于首轮PK 第52章 不速之客 第53章 太后懿旨 第54章 新帝姜泽 第55章 翻墙出府 第56章 天降表哥 第57章 少年文瑾 第58章 秋日的火 第59章 拒赴泊宜 第60章 执意萧关 第61章 通行令牌 第62章 联姻之局 第63章 套路之深 第64章 心思各异 第65章 小旗罗桢 第66章 离开上京 第67章 替罪羔羊 第68章 鱼虾有道 第69章 苏记后园 第70章 丰年苏家 第71章 沈氏时年 第72章 女人如花 第73章 圣旨留京 第74章 尘埃落定 第75章 各有隐忧 第76章 王八绿豆 第77章 真爱无敌 第78章 君臣之道 第79章 母子叙话 第80章 三公盛名 第81章 流云郡主 第82章 以己度人 第83章 雨夜莽岭 2017-5-8日最新上架公告 第84章 与君初相识(万更求首订!) 第85章 兄弟同封王 第86章 皇帝的新装 第87章 前路与后路 布柒语的长评 第88章 暗藏的危机 第89章 高手排行榜 第90章 心机婊和搅屎棍 第91章 种因必得果 第92章 偶遇与意外 第93章 刹雪的来历 第94章 皇陵事发 第95章 三观要扭曲 第96章 美人谢诗意

矮榻左侧两米左右立着一架水墨丹青屏风,楠木茶几,楠木圈椅;右侧并排放着两组约两米左右高宽的博古架,上面依次摆放着各类精巧摆件;玉石,珊瑚树、梅瓶、香炉,整个房间低调奢华。

火箭炮到底是从哪儿来的?按照她所在的方位和被攻击的角度来看,很明显是从右侧方向发射的,而右侧方向是武警特战所在的位置……

“可万一二老爷和二夫人在路上对小姐少爷使坏怎么办?从上京城到昕阳有三百多里,途中要经过莽岭,那一带可是出了名的盗匪横行,要是小姐和少爷在路上出点什么事儿,二夫人来个一推三四五,就说是小姐自己要去昕阳为夫人守孝抵死不认账,谁又能指摘二房半个不是?到时候小姐岂不冤枉?”簌月脑瓜子灵活,刚听崔嬷嬷分说了将军府的黑暗秘辛,不自觉便多出几分担忧。

反常即为妖,这诡异的感觉……蔚蓝用力眨了眨眼,确定自己并没看错,当下也顾不得多想,收敛了气息快步朝声音传出的地方靠近。

蔚蓝吸了吸鼻子,有些拿不准身在何处,怔愣了好半晌才慢慢回神,她目光敏锐的在房间里快速扫过,这才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矮榻上。

崔嬷嬷闻言轻叹了声,“你心里怎么想的,嬷嬷如何不知?要说小姐,这性子是傲气了些,可心思却是极好的,人也聪慧。二夫人使的那些手段,你当小姐真看不出来?不过是没办法罢了。夫人去得突然,老爷现在生死不知,小少爷又还年幼,这将军府现在就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豺狼虎豹窝啊。”

她狐疑着打量盖在自己身上的锦被,眉头狠狠皱起,正暗自疑惑间,却隐约听到从隔壁房间传来时断时续的说话声。

那少女哽咽着点了点头,“嬷嬷放心,奴婢省的,这也是在您面前才会如此。”蔚蓝看不清少女的面色,只从她声音里听出几分哭腔。

虽是斥责,语气却格外关切。

“若陈氏只一味冷着大老爷也就罢了,可这杀千刀的毒妇,千不该万不该起了歹心谋害大老爷!大老爷多小点人儿啊,那毒妇也能寻着借口将人打个半死,大冬天的关在祠堂里不闻不问,还在饭食里下了泻药,害得大老爷差点就那么折了!”

火光将少女的脸色映得通红,她收住眼泪扭头不解道:“嬷嬷既是如此说,那小姐心里定然明白,可既是明白,为何还要答应二夫人,难道就没别的办法?”

原来是簌月么,蔚蓝视线落在她头顶的双丫髻上,只见她点了点头,“嬷嬷您说,小姐对奴婢有救命之恩,就算全天下的人都离了小姐,奴婢也是不会的。”

最先映入眼帘的,是房梁上清晰精美的雕花瑞兽,随着视线转移,紧跟着出现的,是位于房间四角的鎏金烛台,房间里光线昏暗,许是窗户没关,桔色的烛火在夜风中轻轻跳跃。周遭一片寂静,时而爆发出噼啪的声响,空气中隐约弥漫着馥郁清甜的桂花香气。

末了又道:“小姐还是尽早带着少爷启程反倒好些,昕阳离着京城快马加鞭也要一日路程,若大老爷当真有个不测,小姐到时候也能及时想办法应对。实在不行还可以求助于夫人娘家肃南王府,总比困在这内宅方寸之地一不小心送了性命要强吧?”

若是褚航安好,她是不是能看到些许希望?倘褚航不喜欢她,又怎么会惊怒着急?也许,在这段长达十年的爱情长跑中,并非她一个人在唱独角戏?

“那次的事儿闹得很大,几乎全京城的人都知道了,最后还是先皇后出面训斥了陈氏一番,又将她禁了半年的足,之后大老爷便被接进宫中给二皇子做了伴读。”

这是一个隔间,蔚蓝轻轻掀起门帘探头看去,只见朦胧的烛光下,两名女子正并排跪在堂中,二人背脊微弯,面前放了个火盆,看动作,正往火盆里递着纸钱,火光明灭,时不时传出压抑低沉的抽泣声。

大老爷虽然年龄小,可小儿的直觉往往最是敏锐,陈氏的态度前后不一,多几次以后,大老爷便也不常去了。后来进了蒙学,开始一心念书习武。本来这样的日子也没什么,有几个继母和前头原配的儿子能真的亲如母子呢?

只见崔嬷嬷再次摇了摇头轻声叹道:“你啊,陈氏虽然手段低劣,但她是一家主母,找几个顶缸的还不容易?先皇后虽然地位尊贵,但也不好过分插手臣子家事。老将军倒是有心要管,可等他回来黄花菜都凉了。

莫说是证据,就是当初顶缸的丫鬟婆子,那坟头的草高得砍下来都能当柴了。而且,就算陈氏再不堪,那也是二老爷的亲娘,你想啊,老将军若是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将陈氏给休了,又该如何在二老爷面前自处?”

  • watch
    还品味&只怕把 发表了帖子
    2021-09-29 04:11:12

    土豪啊,不仅土豪,还品味不俗!蔚蓝在心里暗赞了一声,可随之又是心下一突——仲夏时节的毓秀,如何会有桂花盛开?只怕把整个毓秀翻过来也找不出!

  • watch
    嬷嬷放&,只从 发表了帖子
    2021-09-30 04:23:49

    那少女哽咽着点了点头,“嬷嬷放心,奴婢省的,这也是在您面前才会如此。”蔚蓝看不清少女的面色,只从她声音里听出几分哭腔。

  • watch
    ,她是&戏? 发表了帖子
    2021-09-29 05:22:29

    若是褚航安好,她是不是能看到些许希望?倘褚航不喜欢她,又怎么会惊怒着急?也许,在这段长达十年的爱情长跑中,并非她一个人在唱独角戏?

  • watch
    来瓮声&妙龄少 发表了帖子
    2021-09-29 12:48:01

    这声音清脆稚嫩,许是因为刚刚哭过听起来瓮声瓮气的,却应当是个妙龄少女无疑,还有嬷嬷和小姐……蔚蓝神色一变,心脏开始剧烈跳动,她极力压下心底的翻涌,最终将视线落在崔嬷嬷身上。

  • watch
    好,只&年之后 发表了帖子
    2021-09-29 07:20:35

    “大老爷的亲娘是老将军的原配夫人楼氏,楼夫人出身黑河大家,那可是真正的大家闺秀,不仅容貌端丽,脾气秉性也是一等一的好,只可惜身体孱弱了些,生下大老爷半年之后便去了。

  • watch
    蓝用力&想,收 发表了帖子
    2021-09-28 11:58:26

    反常即为妖,这诡异的感觉……蔚蓝用力眨了眨眼,确定自己并没看错,当下也顾不得多想,收敛了气息快步朝声音传出的地方靠近。

  • watch
    端,双&逼心房 发表了帖子
    2021-10-01 01:33:56

    这声音不大,习惯使然,蔚蓝强打起精神翻身下榻,却发现双腿无力如踏云端,双脚落地的同时脚底蓦地窜起一股凉意——气温大约只有十来度!这还不算,视线扫过矮榻旁小巧精致的月白色绣花鞋,这股凉意直逼心房。

  • watch
    好半晌&敏锐的 发表了帖子
    2021-09-29 09:38:29

    蔚蓝吸了吸鼻子,有些拿不准身在何处,怔愣了好半晌才慢慢回神,她目光敏锐的在房间里快速扫过,这才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矮榻上。

  • watch
    在她头&下的人 发表了帖子
    2021-09-28 11:27:50

    原来是簌月么,蔚蓝视线落在她头顶的双丫髻上,只见她点了点头,“嬷嬷您说,小姐对奴婢有救命之恩,就算全天下的人都离了小姐,奴婢也是不会的。”